2023年02月03日     微信   |    微博   |   收藏
新闻
艺术市场行情分化在这个冷冬加剧

  2011年12月19日,岳敏君的《希阿岛的屠杀》在佳士得拍卖仅仅以2850万港元低价成交,比起四年前曾拍出过3000万以上的价格,此番转让还略有亏损。

  事实上,在这些天王内部进行分化瓦解之前,由其领军的二三线艺术家的分化早已形成,只不过因为天时地利而在本季臻至顶峰。艺术家市场行情的分化,暗含着的其实是资本收藏趣味的转移。资本一轮动,板块及所属艺术家也就跟着调整。但今天的现实是,资本已经不再满足只盯着某个板块或某个艺术家了,而具体到了板块内的艺术家及该艺术家某一时期、某一系列内的作品,甚至在年轻艺术家身上,我们也能看到这种区分。更重要的现实是,这种区分或江山换代可能才刚刚开始、方兴未艾。

  悲情

  如果玩世现实主义只能二选一,你会选谁?方力钧?还是岳敏君?首次亮相就遭遇“群殴”的梅摩艺术指数研究中心,数日后仍然把票投给了“傻笑老人”岳敏君。在刚刚发表的一篇名为《对<看跌岳敏君>的几点回应》的文章中,他们这样宣称道:“月圆而亏是正常规律。2007到2008年的岳敏君领衔整个当代艺术市场,风光无限,金融危机后进入调整期也属正常现象。”

  可是,更多的人还是不愿买这个账。有位愤怒的艺术发烧友甚至飙起了狠话:“傻笑这类画要是鲜花,以后牛都不敢拉屎了。”也正是这位“愤青”,在保利夜场看到方力钧与几位大藏家热情攀谈后,大发感慨说:“寒冷的冬夜,老方还在战斗着,老岳可能入睡了,一站一躺很能说明问题。”

  但,老岳真的已经入睡了吗?显然没有。10月22,在香港佳士得秋拍即将开槌的前一个月,老岳疑似粉丝团梅摩艺术指数研究中心就发布《岳敏君画作市场分析报告》。报告称:“岳敏君是中国当代油画的重要领军人物。虽然2011年春拍尚未回升到2008年的顶峰点位,但近一年的市场状况已经显示出了上升的态势及空间。”报告甫一发布,立即引来多方围攻。上海《顶层》杂志甚至还撰写封面专题《看跌岳敏君》,与“梅摩”针锋相对,意图还市场一个清白。这场敏感时期的特殊论战,引发了业界极大的关注。它在搅浑秋拍这潭水的同时,还让那些潜伏已久的“倒岳派”纷纷浮出水面。

  “倒岳联盟”云集了艺术圈内的各色人等,他们有的对岳标志性的“傻笑”感到不满,有的认为其缺乏艺术史地位,有的则将矛头指向代理画廊佩斯,还有一些则纯是私人恩怨。但不管怎样,在寒流袭来艺术市场开始清洗一线艺术家时,他们都不约而同地将板砖拍向了最不擅长整合资源的艺术家岳敏君。有人对此调侃说:“柿子都是专挑软的捏。”

   在随后进行的嘉德拍卖中,岳敏君一件2米乘3米,估价600万的巨制遭遇流派,这让“倒岳联盟”欣喜万分,也更加坚定自己的判断。他们相信,数日后岳敏君将在其主场佳士得遭遇彻底的滑铁卢,并作为第一个出局的一线艺术家狼狈退场。

   但他们还是低估了“挺岳派”的实力。在佳士得凝重肃穆的拍买气氛中,岳敏君三件估价超过千万的作品竟都被神秘买家“8546”一一Hold住,虽间或亦有流标,但总算有惊无险,基本实现软着陆。这让“倒岳联盟”大跌眼镜,也让这场世纪大战在颇具戏剧性和娱乐性的情节中愕然收场。

   作为上世纪90年代图像派的领军人物,岳敏君的遭遇暗示了这一曾受西方藏家热捧,却被金融危机后艺术市场边缘化的流派在今天的真实处境。事实上,如果我们将这个流派的名单拉全一些,拉进诸如俸正杰、祁志龙、潘德海、唐志冈等二三线艺术家就会发现,寒流其实早已袭来,只不过在这一季臻至顶峰。

   与图像派命运接近的,还有蔡国强、陈箴、徐冰、张洹、谷文达等海归军团领衔的观念艺术板块。这个板块也曾在金融危机前占山为王、红极一时,之后却普遍走低、反弹乏力。其中领军人物蔡国强在本季多件作品遭遇流拍,成为名副其实的流标大户和一号悲情人物。显然,目前的艺术市场还无法将国际热度直接等同于本土趣味,而观念艺术在中国的未来恐怕仍“路漫漫其修远兮”。

 


开放时间:
上午:10:00——12:00  下午:13:30——17:30  晚上:18:30——20:30  每周一闭馆(元旦、春节、五一、国庆逢周一不闭馆)
© 2017成都市温江区美术馆    蜀ICP备17017002号-2
地址:四川省成都市温江区文化路334号附1号(温江公园内)
联系电话:139-8219-6064
技术支持:成都全景网络发展有限公司